院长信箱:yzxx8295@163.com

服务指南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主页 >>患者心声

老父的心愿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16/12/23 08:22:12     来源:关闭分    享:

  家父的性情是出了名的豁达、开朗。66岁那年,他从昌乐县人民医院体检回来的表现,简直让人不敢相信。

  父亲回到家,手里拿着自己肺癌初期的体检报告,随手往桌上一扔,像没事一样,有说有笑。还劝慰家人:“没事,医生说,一个小手术,两个月以后,跟正常人一样……”

  母亲却一个劲地抹着眼泪。我的心也异常沉重。

  随后两个多月的日子里——住院、手术、康复,老父的举动令人吃惊。

  病榻上,家父还写了两篇文章,一篇是短篇小说《山道无辙》,意指山石厚硬,车过而无印迹。寓意人贵在思想,思想的力量是无穷的;一篇是散文《雁过无痕》,文曰:天空至柔至软,雁过而不留痕。父亲喜欢写作,偶尔发表几篇文章,属“草根”无名之辈。

  出院时,医院的善大夫单独和我说了几句话:手术很成功,康复得很好,老爷子好心性,难得。回家后,一定让他保持这种状态,心情好,再活十年有可能;心情糟,三年两载也难保。别惹他生气,尽量满足老人的心愿。

  回家没几天,父亲的心绪,却突然低落下来。原来,出院时,我给家父买了一套内衣,还有一身休闲服,借喻送走病痛的昨天,开启万象更新的明天。家父心领神会,很是高兴,准备回家洗洗后穿。没想到,说话不加思量的母亲,或许是,开了句玩笑话:“一个病人,就别沾开新衣裳了,免得五七上坟时,儿女麻烦!”

  家父当时就恼了。随后的日子里,他像换了一个人,整日阴沉着脸,一言不发。母亲后悔不迭,愧疚自己说了句没心没肺的话。故乡有个风俗,得了大病、生命无望的人,一般是不再为其买新衣物。待病人死后35天,即五七之日,儿女还要把亡者生前的衣物,统统拿到坟上烧掉,让逝者阴间继续享用。

  虽说,家父是达观之人。平日里,家务小事,大都谦让着母亲。但他的情感还是很细腻柔软,有时甚至多情善感。先前,我曾看见,他独自写作时,不自觉地就泪流满面。不难理解,病后初愈,家父的心情自然更加脆弱。

  那天,本想和家父喝着茶,说说话,消解一下满屋的沉闷不快。待我泡好茶,双手端给家父,刚要开口说话时,他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,表情认真,面带疑惑地问我:“难道我归期不远,寿命已尽?有些事我还没做呢!”

  我的心一下子酸楚起来,竟不知如何回答。

  “啪”的一声,家父快到嘴边的茶碗突然坠地,地板上碗碎茶溅。我分明看见家父端茶的手颤抖着,他那往日堆满笑意的面孔,倏然变得阴郁、苍老了许多。

  夜里,我辗转反侧,睡不着觉。横竖揣测着家父到底还想做些啥?又苦苦思索着,如何用“妙笔”翻转母亲的“败笔”,让家父的心情改观过来。医院善大夫那句“尽量满足老人的心愿”,又在耳边响起。我猛然记起,两年前,家父过生日时,他的几个老朋友一起来祝寿。酒后茶桌旁,好像谈及过各自的未了心愿。家父大概是这样说的:

  “我生于民国年间,在战乱、灾难中长大,从贫穷的山村走来,最后落脚到拥挤的县城。乡下,盖过三次屋,城里,又换了两次房。前后换了五次房,现在,虽说三代同堂,其乐融融,却人多房间少,如今,想有个独立的书房却不能。闭起门来,淡茶一杯,专心读篇佳作,潜心写几篇文章,感物抒怀,斗室之间足矣。”

  是啊,我家的房子是三室一厅,一代人一间卧室。家父爱好读书写作,父母的卧室,家父就兼做了书房。他喜欢夜深人静时写作,而母亲却习惯早一点关灯睡觉。为此,俩人时常闹得不愉快。

  我突然眼前一亮,像在迷途的黑夜,望见了一处灯火。转而愧疚自己的粗心大意,孝顺不周,难为了家父这些年。急忙推醒熟睡的妻子,告诉她我的想法,她眯缝着朦胧的睡眼,迷迷糊糊地答应着。

  再过几天,又是家父的生日了。今年我让妻儿带父母一起去逛桂花园,家父最喜欢秋日的桂花。我要单独完成一项秘密行动。

  我在附近租了一套房子,把我原来的卧室,变成了家父的书房。

  游玩回家,眼前的景象让父亲惊呆了。全新的书房,全新的家具:一床、一桌、一椅、一四脚书橱,是正宗的水曲柳纯木家具,它是家父最喜欢的。窗台上,一盆丹桂花开正烈,枝丫赤红,满室馨香。

  家父大喜过望,站在书房门口一动不动。良久,说了句:“儿啊!你可真能折腾!”言毕,走进书房,关起门来,独自待了好久。

  自此,书房成了家父的乐园。抑扬顿挫的朗读声,时常从门缝里传出。或许,家父又一篇新作降生了,他爱抚着自己的文学“婴儿”,沉醉在美丽的故事中。或许,他手捧爱书,邂逅古人,对话圣贤,每有会意,欣然引吭。

  家父活到80岁,安详无憾地离开了人世。76岁那年,他出版了两本集子,一本是小说集《山道无辙》,一本是散文集《雁过无痕》,总共50万字。待我第一时间,送给善大夫这套书时,他捧着书,惊喜极了,不停地赞叹:“奇迹,奇迹……敬佩,敬佩……”

  在书的自序里,家父有这么一段话:

  一场病,改写了我的人生轨迹。书房,圆了我的梦想,拉长了我的生命。自此,精神得以洗礼,灵魂不再游荡。疑惑,在追问间撞击出火花。故事,在文学的演绎中,亦真亦幻。无意间,字里行间,些许散落着一位傻老头的信仰与良知,是土?是沙?是清风一缕?一任诸君作答。(赵笋)

地 址:昌乐县城利民街278号     电话:(0536)6222822        
网站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,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 技术支持:汇聚科技